YOKOAKAN

【双关】春风十里

日常向/平淡向/OOC严重
俗飞的名字/内容与标题无关系列
万宝路橘子双爆真的好抽喜欢(。

-

关宏峰关宏宇是出生相差几分钟的兄弟。

 

-

要用他们胡同里磕巴瓜子的邻居的话来说,那关宏峰就是个天之骄子聪明绝顶世上第一乖巧的孩子,大抵就是所有人口中别人家孩子的那副完美的模样。

 

要用街角扎堆的混子的的话来说,关宏宇就是个义薄云天身手了得世上第一混子大佬,大抵就是活成这片混子最羡慕的模样了。

 

一个内敛沉稳。

一个痞气十足。

 

“哎呀,婶子我说你这俩双胞胎儿子长得一模一样,可脾气做事儿可真是完完全全的不一样,你这可怎么养出来的?”

“我哪知道就几分钟会有这样天壤之别。”

 

-

天壤之别。

 

自打小关宏宇就被这词说砸到大,从老师口中说出的次数尤为要多。

 

他在高中时因为翻墙逃课被教导主任提回了教导处教育批评了一个小时。

就在这一个小时里他双手背在身后,手指按顺序的轻轻勾过去像是在记录什么,他随意的微驮背的懒散站着,时不时打个哈欠,他就听着教导主任从他的翻墙逃学提到他上课睡觉,又转到他的校服着装不得体,说他左腿卷起的裤脚不伦不类有碍观瞻,说他头发过长恨不得把他的头发都剃掉才舒心。

 

“老师我来领关宏宇回去。”

从门后进来一名少年,明明是和挨训的校园霸王有着同一张俊秀的脸,却从眉宇之间透露着沉稳。

 

同父同母的双胞胎兄弟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差别呢。

教导主任不止一次的又这样想到。

 

他终于抛开了面对校园霸王的严厉苛刻面孔,转而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笑着关心了关宏峰几句。

就这几句的时间,关宏宇愣是数出教导主任笑起来时脸上有多少处皱纹,又能夹死多少苍蝇,计算出的数字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一笑让教导主任将目光转了回去,登时严厉骂说关宏宇都这种情况下你还笑得出来?!

 

关宏宇心想我还能高兴的跳起舞来了呢,心里想着,身后却冷不丁被他哥往腰上轻轻一按。

 

嗨呀成吧。

 

他强压笑意低着头熟练的道了句:“老师我错了。”

 

-

“哥,你知道一个小时里这孙子说了多少次天壤之别吗?”

“二十次,比上次我被他逮着骂多了四次呢。”

 

关宏宇当是说着消遣话般的惬意,他摸了摸自个儿口袋想抽根烟,却偏偏从上衣摸到裤子甚至连屁兜都翻了都找不到自己那包抽了半包的烟。

 

“啧准是姜虎那孙子把我烟给我顺跑了。”

 

这回家的一路上都是关宏宇一人的单口相声,关宏峰就走在他身后边不知怎得今天这一路倒是少有和关宏宇搭话。

 

关宏宇骂骂咧咧的往胡同里走,忽然一个回头瞧不见他同胞兄弟的身影愣了片刻,随即着急的喊了几声哥。

 

他脑子里闪过很多,想起前几天揍了个挑衅他的地痞,想起一礼拜去在学校干架的那个小混混... ...

 

越想越不对头,越觉得是别人逞着他走在前头看不见把他哥给拐着走了,这么一想他干脆把包都往地上一丢就急匆匆往胡同口跑。

 

我那哥根本就是个身娇体弱的主,小胳膊小腿的打架也就是个给人拿当练手了人家都得嫌弃,我的哥呀... ...

 

“哥?!”

 

只见胡同口那家不大的小卖铺前站着个穿着整齐校服的学生。

 

坐在店门口马扎上的店老板摇着蒲扇好笑的看着这两个长相一样的兄弟。

“我就说呢,咱们胡同的霸王怎么可能会说话打扮都这么乖呢,合着是咱霸王的哥哥呀,不过关宏宇你小子不厚道啊把你的好学生哥哥都带坏了,你看他都学起你来买烟了。”

 

老板的话里包含的内容太多了,关宏宇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就被他哥牵着手又往胡同里头的家里走去。

 

“哥你... ...”

“给你的。”

 

三个字惊的胡同霸王瞪大了眼睛甚至他接过那包万宝路橘子双爆烟的时候手都是战战栗栗的。

 

“哥我今天做什么事刺激你了?”

“没事,你不是说烟没了吗?”

 

少年如是回答,临了又补了一句:“下不为例只此一次。”

 

关宏宇听的笑咧开了嘴,看着掌心里那包烟笑嘻嘻的说:“那敢情好,我哥第一次给我买的烟我得慢慢抽,五年抽一根这样子就估摸着能抽一辈子了。”

 

关宏峰似乎被关宏宇的话逗笑了,关宏宇总能把他不苟言笑的哥给逗开心。

 

“宏宇你的包呢?”

“哎呀!刚刚着急找你我嫌背包麻烦就给随手丢了,成了,现在没书了看来只好退学了。”

 

-

从小到大爸妈亲戚都期望关宏宇多学学关宏峰。

-

 

现在可好了我在人前完完全全要活成我哥的样子。

 

糟糕吗?

他也说不清楚,但至少他知道在他被污蔑是杀人犯被全城通缉的时候,他哥还是对他打开了家门,他哥还是信任他的。

 

人前做着关宏峰,他倒是知道有多累了。

周巡遇见案子就喊老关。

高亚楠遇见尸体就喊关队。

实习生跟在他屁股后头不停的喊关老师。

 

嘿我哥是你们的管家婆还是保姆,成天被你们呼来喝去不捞好,周巡个孙子还隔三差五就来我哥家溜达一圈,就看他留着那个发型就不像是个正经好警察,正经好警察就该跟我哥一样。

 

他仰面朝天躺在沙发上想着呢,就见正经好警察从外头回来了正脱外套呢。

 

看着他哥的背影,关宏宇没来由的想抽烟。

忽然他记起了什么站起身踩着双澡堂蓝色人字拖啪嗒啪嗒走进了卧室,在席梦思与床板的夹层里摸出一包皱巴巴的烟。

 

关宏峰瞧见他手里拿了包烟从卧室里美滋滋的走出来。

关宏峰拧起了眉头,却见他弟极为得瑟的冲他摇了摇那包烟。

 

仔细一看。

是一包老包装的万宝路橘子双爆珠烟,还是他在高中的时候亲手买了又亲手交给关宏宇的那包。

 

“还留着?”

“那可不嘛,我不是说了省着抽,五年才舍得抽一根。”

“早坏了。”

“我哥给我买的烟保质期是一辈子。”

 

关宏宇最能把他哥给逗开心。

 

“哥我最近听了首歌觉得里头的一句歌词特适合你。”

“什么?”

“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贫嘴。”

 

这可是实话。

 

 

-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评论(8)
热度(199)

© YOKOAK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