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AKAN

【双关】十六与三十六「3」

发现只有到了十二点以后我会打开文档开始码字(躺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莫名段子流
矫情剧情/文风诡异/短小不精悍


3.
2017年/津港长丰区刑侦支队

刑侦支队队长周巡此时正用着万分复杂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黑卫衣少年。

五分钟前,关警官一如往常到达刑侦支队。
周巡站在办公室的饮水机旁给自己冲了杯热水,听见了不远处其他人问候的一声关队,就立马在脚步声接近的那一刻习惯性的扭头喊了声老关,并且看到站在关宏峰身后的那位黑卫衣少年。

少年戴着兜帽双手插袋,微垂着脑袋,仿佛将目光全数搁在自己的鞋上。

“哟,怎么还带着个孩子来上班呀。”
周巡笑问了句,几步绕到关宏峰的身后,轻易的就少年的兜帽扯下,少年也顺势抬起头。
两人目光交汇片刻,周巡迟疑的发问:“这孩子长得还挺像你的,老关这是你家亲戚?”

就在周巡逞着说话的空隙往嘴里喝了口水的时间,关宏峰面不改色淡定回答:“是宏宇的私生子。”
津港长丰区刑侦支队队长周巡把水喷了一地,并且呛的咳嗽不止。

少年关宏宇:您真的是我的亲哥吗,我怀疑我是你的表弟吧!



1997年/津港长丰区津港中学

十六岁的关宏宇上学逃课、迟到早退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三十六岁的关宏宇也走运逞着这个优势不必穿上校服去学校读书。

不过他这幅样子顶替十六岁的自己去读书也实在是天方夜谭。
关宏宇可以不必去上学,可关宏峰就不一样,他是胡同里出了名的乖孩子,学校里人尽皆知的好学生,他是一定要去学校上课的。

早在两小时前关宏宇还在沉睡之时,他就起床洗漱换好衣服,更甚至关宏宇留了一份早餐,才拿上包去了学校。

刀疤大叔咬着肉包子又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自己为什么在十六岁的时候不珍惜这个对自己极其容忍又关心的哥哥。

即便三十六岁的关宏峰对他也是很好,可到底还是不一样。
十六岁的关宏峰的关心青涩又直接,三十六岁关宏峰的关心别扭又不动神色。

尽管是同一个人却相差了整整二十年的事物经历人生阅历,要是让关宏宇挑一个更让他觉得喜欢的,他能立刻给出答案:
——三十六岁的关宏峰。



少年关宏峰坐在课堂里,头顶的电风扇伴随着吱呀作响的声音晃晃悠悠的缓慢旋转着,他盯着讲台上眉飞色舞讲课的老师,意识涣散,竟然难得的集中不了注意力来。

他轻按自己酸胀的额角,随意一瞥贴着外头走廊的窗户。
入眼的是他那个来自二十年后的弟弟关宏宇,他双手插袋立在走廊上,似乎对少年关宏峰的目光翘首以待许久,双眼盛满笑意,嘴唇向上一翘,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容。
带着这样的笑容,他冲着少年抛去一个媚眼。

就在少年被飞来的媚眼砸中导致惊愕眩晕时,老师走到他身边敲了敲他的课桌,示意少年专注听课。

真是暧昧的恶作剧。

嗨呀十六岁的哥怎么就这么好撩拨呢。
刚刚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关宏宇蹲在窗户下笑的肩膀抖动的不停。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关家小霸王顶着关宏宇私生子的名号在津港长丰刑侦支队呆了整整一天。
在经过无数警员惊愕的目光和议论,高法医高深莫测的笑容,及周舒桐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少年关宏宇终于熬到了关警官下班。

到底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因着关宏峰一句话,一直从早上耿耿于怀到两人回到公寓中,在这期间关家小霸王一句话都不肯和关宏峰说。
就像他对待十六岁的关宏峰一样。

他回到家,往沙发上用力一坐,两条长腿就放肆的搭在茶几上,甚至将桌上的烟灰缸都给踢翻了。

好像还差点什么。
一根烟闯进他的视线。

“和你说好的,一天抽一根烟。”
关警官说完也没见少年接过那根烟,便直接抛了过去,这次少年是稳稳的接住。

十六岁的少年容易闹别扭又脾气大,但对三十六岁的关宏峰来说想再将哄他高兴起来也不是件难事。

关宏峰看着点燃了烟一脸舒坦模样的少年关宏宇,忽然眼前闪过那个被他打了一耳光也不发脾气,只是带着委屈却还默不作声把脏了的饺子往嘴里塞的家伙。

关宏宇啊。




1997年/津港长丰区津港中学

二十年到底能把人改变成什么样呢。
看看十六岁和三十六岁的关家兄弟那就能得出结论了。

少年关宏峰背着包顺着放学的人群往校门口走。
走近校门口时他才发现在那校门口的那棵老榕树下站着个高个男人在等他,他逆着光背着夕阳站在那,光影模糊了他的身形使得他变得忽然不太真实起来。

一片树叶跌在他的肩上,他向少年挥了挥手,树叶又被抖落下去。
唯美的像爱情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当然,如果这个男人不是穿着黑色汗背心大裤衩,再踩着一双蓝色澡堂拖,那就更好了。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少年关宏宇背对着关宏峰睡在几近是床沿边的地方。
他耳朵里听着时针分针走动的机械声,已经不记得跟着数了多少下,他还是没有睡意,他将这一切都怪罪在床头柜上的那盏台灯上。

即使那盏台灯的灯光并不刺眼。
他不耐烦的起身在没和关宏峰打招呼的情况下按下了关闭的按钮。

陷入黑暗的房间总算是让少年关宏宇舒心起来,他用力把被子裹在身上,阖上双眼带着希望回到1997的愿望,期盼尽快入眠。

就在他意识昏昏沉沉几近入睡时,他感受到了枕边人的异常。
关宏峰在颤抖,他翻了个身望着关宏峰颤栗的背影,终是叹了口气撑起眼皮凑过去询问:“怎么了?”

他将手搭在枕边人的肩膀上,一片冰凉。
冰凉的他一激灵驱散了倦意,他俯下身子几乎将整个脑袋都贴在了关宏峰的肩窝处,他再次询问,还是没得到准确的回答,只听见关宏峰用着细微的声音说:“... ...开灯。”

这次少年关宏宇将整个卧室的顶灯都给开了起来,忽然的亮光刺的他眼睛难受的直掉泪,可扭头一看关宏峰,连眼角溢出的泪渍都忘了用手掌拭去。

在少年关宏宇面前一向冷静沉稳的三十六岁的关宏峰,此刻竟然带着一身冷汗的蜷缩在床铺的一角。

“... ...是我没告诉你我有黑暗恐惧症。”
重获的亮光渐渐驱散走关宏峰的恐惧与颤栗。


屋内安静了好一会,久到关宏峰以为少年已经睡不着,这才传来少年闷闷的一句回答:
“... ...对不起,哥。”



十六岁的关宏宇对三十六岁的关宏峰喊了一声哥。

评论(21)
热度(340)

© YOKOAK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