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AKAN

【双关】十六与三十六「5」

听着DJ版出卖码的文感觉自己随时都要下床去跳广场舞。
感觉自己把握不好哥哥的性格,心里有点气有点急(躺
想学写肉文好累我是不是得多下点肉文包(等等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私设严重/矫情狗血剧情


5.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大概是听见了开门声,少年变得手忙脚乱,慌慌张张的想要往厕所跑,连拖鞋都甩掉了一只,也未能及时躲开关警官。

三十六岁的关宏峰打开家门就见到十五岁的关宏宇一手握着牙刷一手端着牙杯,站在鱼缸前一脸惊恐的看向他。

关警官扫了一眼手表。

17:46

“哥... ...诶你这怎么放着一个空的鱼缸?”少年关宏宇用空荡的鱼缸妄想引导话题方向。

关宏峰看向少年所指的鱼缸,仅仅扫视一眼便挪开视线:“鱼缸当然是用来养鱼的。”

曾经养着老虎的鱼缸。

“那鱼呢?”
“吃了。”


这样一个回答让少年不知如何接话,他正拧起眉绞尽脑汁想着如何不让关警官发现他的异常。

关警官走到他面前慢条斯理的脱下手套,抬起他拿着牙刷的右手,微俯身子轻嗅少年右手食指与中指指腹,这样亲密的举动让十六岁的关宏宇脸颊发烫。

他咽了口口水,妄图平静下来时,关警官抬起头,那双沉静如水的黑眸印入他的心底。

登时漏了一拍心跳。

“偷偷抽烟了?”
低声的嗓音挠的青春期少年心底里痒的厉害,忽然脑海里像胶片电影一样播放起那场属于他一人所知的春梦。

梦中身下对象的嗓音还要再青涩些,呻/吟带着羞涩与隐忍,再想想他的脸,不见岁月繁琐所留在脸上的伤痕,一双下垂的双眼湿漉漉的夹着泪水惹得人心疼,因为隐忍而紧咬的双唇。

“宏宇?”
关警官喊了几声都不见少年的回应,只见少年越发绯红的脸颊,越发粗重的呼吸声。

“我确实偷抽烟了是楼下小卖部大叔给的,我现在先去洗个澡一会你再教训我吧!”
少年关宏宇一溜烟的钻进了厕所,咔的一声反锁上了门。

留下三十六岁的关宏峰愣愣的站在鱼缸前。
难得一次让三十六岁的关宏峰摸不透十六岁的关宏宇。



1997年/津港长丰区

刀疤大叔修长的双腿搭在茶几上,右手握着电视机遥控板,看着老式电视机里赵丽蓉老师的作品笑的合不拢嘴。

太像街边随处可见的大伯了。

十六岁的少年搬了一个小木凳坐在茶几旁,把作业本整齐有序的搁在离三十六岁男人脚边半米远的地方。

关宏宇看一眼电视,又瞧一眼少年关宏峰。
用长线吊起的白炽灯被夜风吹的摇晃几下,光影散落,灯下的少年低垂着头,坐姿端正,圆珠笔在作业本上滑动几下显出娟秀的字,干净又利落。

活像是从老电影里走出来的青春片的男主角。

关宏宇摸了把自己脸。
仔细想想他自己二十年前也是这副模样,但他就不一样,一身匪气,连他的作业本都是脏兮兮的被他画满小人画。

还画过关宏峰。

这是他私藏了二十年的秘密,高中毕业那年把所有书都扔了独独留了一本薄子,他母亲还未过世时还特意翻开看了几眼,从前翻了几页一片空白,只当是本空薄子。

但如果她从最后一页看才能发现,她一向不学无术的小儿子画了一手的好画,如果再看到关家小霸王在画旁的小字怕是要气的将小儿子的腿都打骨折了。

关宏宇忽然就想抽根烟,可他从十六岁的他房间里搜刮出的一盒香蕉爆珠都被少年关宏峰给没收了。

别看他才十六岁,板起脸来和三十六岁的他毫无差别,关宏宇一看他的表情当即双手将烟奉上。

少吸几根烟,多吸少年峰。
美滋滋,美滋滋。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旁刀疤大叔过于炙热的目光,少年关宏峰抬起头疑惑的看向关宏宇。
关宏宇了然的摆了摆手说了句没事我就想看看你。

少年一愣:“想看看我?”
关宏宇嬉皮笑脸点点头:“是啊,我哥那么好看多看看能治烟瘾。”

“胡说八道,那你怎么不多看看镜子。”
“不一样,关宏宇和关宏峰是不一样的。”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少年关宏宇死活不愿意和关宏峰再睡一张床了。
关警官冷静的问他原因,少年只是红着脸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缘由来。

青春期问题。
关警官如此断定。

关宏峰也没有强迫少年睡在卧室。
于是,此刻这个正在长个子的不良少年抱着被子窝在沙发上准备度过他在二十年后的第五个夜晚。

听着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他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脑袋一片空白,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大概是因为下午的事情令他变得非常警觉,他立刻闭上了双眼,放重呼吸声装作自己睡着的模样。

出来喝水的关警官端着水杯走近沙发,只见他弯下腰给少年盖上了滑到地上的薄被。

少年为了得知关警官是否离开便悄悄的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去观察,一眼看见关宏峰替他盖被子的左手中指上戴了一枚戒指。

“戒指?”
少年关宏宇惊呼出声。

“不装睡了?”
关宏峰这样说道。

十六岁的关宏宇管不了这些了,只是一心拴在这枚戒指上,思前想后这五天来也不见关宏峰和异性有什么亲密接触。

“五天了才发现,宏宇,太迟钝了。”
“哪来的,我记得你不爱佩戴配饰的?”

关宏峰扫了一眼左手中指上的戒指。
“别人送的。”




1997年/津港长丰区

今晚的月亮特别的亮。
睡不着的关宏宇又搬着小马扎坐在院子里发出这样一个感想。

每晚和自己十六岁时的心上人睡觉但不能碰他这实在是痛苦。

十年以上无期以下。
再扣上恋童癖的帽子,他关宏宇那就真的不用做人了。

“每天晚上不睡觉就坐在这看月亮吗?”
少年清朗带着奶音的嗓音从关宏宇背后传来,关宏宇笑笑应了声。

都说他哥关宏峰是个天生的警察,他每天趁着少年熟睡了才敢溜出门,都小心翼翼到这份上了都被少年给察觉发现。

真是老天爷赏饭吃。

少年关宏峰学着关宏宇也拿着小马扎就坐在他身边,飞快的看了眼关宏宇左手中指上的那枚在夜色中也格外引人注目的戒指。

“睡不着是在想二十年后的世界吗,想你的... ...女朋友?”

关宏宇当然发现了少年看向他戒指的那一瞬。
他说什么来着他哥就是老天爷赏饭吃。

“我在想你。”

四个字。
这让少年愣神,张嘴忘记原本想好的话语。

就在少年愣神的时间里,关宏宇握住少年的左手抬高到他的面前,他看了看,又将原本戴在自己左手上的戒指取下,以一种虔诚的姿态戴在十六岁关宏峰的左手中指上。

一分一毫都不差。



“我就说我们俩哪都一样。”

评论(72)
热度(335)

© YOKOAK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