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AKAN

【双关】十六与三十六「6」

首选感谢一下之前在评论区里给我评论、打call的宝贝们。
我这样不出众的文章能被你们喜欢实在是太令人高兴啦♡

本章的着重点似乎放在十六岁关宏宇与三十六岁关宏峰身上。

仔细想想是不是十六岁关宏宇和三十六岁关宏宇都在绿对方(才不是!

OOC有/小学生文笔
跳脱狗血剧情/私设严重


6.
2017年/津港长丰区

22:37
津港长丰刑侦支队队长周巡搂着少年关宏宇的肩膀喊着好兄弟。两人脸色绯红眼神迷离,即使坐在那也摇摇晃晃坐不稳。

关宏峰冷眼旁观这两个喝的大醉的大小酒鬼。


就在两个小时前周巡敲响他家的门。

20:32
周巡看了一眼前来开门的少年关宏宇像是惊叹般说:“嚯,关宏宇丢下自己的私生子管自己跑了?”

“老关,行啊这么大方替关宏宇养私生子,你心里都不会气的吗?”

他是关宏宇又不是关宏宇的私生子,再说就算他真的是三十六岁的关宏宇的私生子,那关宏峰又哪犯得着要为他的存在生气呢。
少年心下犯嘀咕,又悄悄打量关警官却没能从他脸上捕捉到任何不适的表情。

周巡走进熟悉的走进这间公寓,扫了一圈将目光锁定在空荡的鱼缸上,他几步迈去站定在鱼缸前,低下头透过玻璃仔细的观察其中,指尖抵在冰凉的鱼缸之上。

“你的宝贝老虎呢。”
“吃了。”

这样一个回答让周巡都愣了愣。

“我怕没人照顾它。”

只接受关宏峰一人喂食的肺鱼。

周巡又偏转过头看似不经意的瞥向还杵在门口的少年关宏宇,他忽然感叹道:“真是不知道你们兄弟俩又在玩什么把戏。”

两个成年人说着少年关宏宇听不懂的话,这样茫然不知的感觉令他觉得心里堵得慌,这似乎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和这个二十年后的世界有多么不合适。

就在少年犯着中二病的时候,周巡指使他下楼去买啤酒和花生,说是怎么也想和关宏峰喝上几杯,没给关宏峰和少年拒绝的时间,他就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红色钞票塞进少年的手心中,再将少年推出门,关上门。

一气呵成。

“老关别瞪我,我就想使唤使唤关宏宇。”
“私生子这种白瞎的借口,老关你是不是已经很久没看过电视剧了,上一部看的是不是还是再见阿郎那种?”

被推到门外的少年,攥着手里的钱,看着关紧的门,没缘由的心里闷起一阵火来。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听话的下楼去楼下的便利店,他下楼梯的时候把脚步踩的用力又响,用力到他都能感受到从脚底升起的麻意。

十六岁孩子的发泄方式。

楼下便利店的老板就是上次塞给他一根烟的那位,这次老板叼着烟找少年关宏宇钱时,又从自己烟盒里抽出一根红利递给他。

这次少年踌躇了一会,带着不舍得目光摇了摇头,老板吸了口烟像是和少年闲聊问了句为什么。

少年攥紧塑料袋,目光搁在那根红利上。
“我喜欢的人和我约定好了,我一天只能抽一根。”

“上一次偷偷摸摸抽了一根,这次再这样偷抽就毁约啦,搞不好人家就因为我不守信用就不喜欢我了。”

老板听了话笑了起来,弹了弹烟灰,收回了那根烟。

少年道谢就转身离开。

他刚刚在胡说八道,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喜欢他,十六岁的关宏峰也好,三十六岁的关宏峰也好,对他好只不过是在尽亲情的义务而已,与爱情全然无关。
早知道还是要那根烟了。
少年关宏宇这样想着。

20:57
关宏峰不喝酒,周巡就拉着未成年的关宏宇一起喝酒,期间关宏峰拧眉要拦,却被周巡给拦回去。

都是大老爷们喝点酒怎么了?——来自人/民/警/察周巡。

22:37
于是两人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周巡揽着少年的肩膀另一手端着早已空的罐装啤酒嚷嚷:“小子你知道吗,我认识关宏峰十五年了,十五年愣是交不到他这个朋友!”

少年关宏宇听着醉酒大叔的话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也扯着嗓子喊:“你才十五年,我到现在十六年了,哪怕是三十六岁的我也捂不热他的心。”

一直冷眼旁观的关宏峰脸上终于有了别的表情。
他偏转过头和小醉鬼视线交汇,小醉鬼望着他咧嘴笑起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不对。
全部不对。

23:13
周巡彻底躺到在他们家的沙发上,之前嘴里还哼哼着油泼面,现在是彻底闭了嘴只有呼吸的声音。

至于那个小醉鬼,他被关宏峰架到了厕所里。

关宏峰在洗手池了刚刚放满一盆热水,一扭头就见少年翻身滚进了浴缸里,两条胳膊搭在浴缸沿上,一双眼睛带着恍惚的神色却执拗的望向他。

“讨厌我吗?”
“不讨厌。”

光是三个字就让这个小醉鬼笑的停不下来,他躺在浴缸里,等笑到精疲力尽他又晃悠悠的爬起来,这次直接将下巴搁在浴缸沿上。
“那你喜欢我吗?”

他等来的是片刻的沉默。
这样的沉默让少年几分钟前的欢愉渐渐消散,他皱起眉脸上聚起不耐烦的神色。

关宏峰把毛巾浸入热水,再拧干,他蹲在浴缸前对少年说:“手。”
少年关宏宇听话的把自己的手伸向关宏峰。

关宏峰替少年擦拭手臂,脖颈,一点一点最后擦拭到少年的脸颊,他正视少年的双眼不紧不慢的说:
“宏宇,早在三十六年前你就已经捂热了我的心。”

在未出世之前。

这是在回答他提问的那句“喜欢我吗”的回答吗?
少年只觉从心底里疯狂的涌上欢喜,通过心脏蔓延到全身上下,他的脑子告诉他,他必须做些什么。

几乎是一瞬间。
他勾住关宏峰的脖子嗑上关宏峰的嘴唇,少年青涩懵懂不知力度的亲吻,他只是觉得从唇齿间尝到了蜜糖的味道。



十六岁的关宏宇太皮了。
关宏峰透过镜子看见自己嘴唇上的伤口,又通过镜子看见背后抱着马桶呕吐不停的少年。

三十六岁的关宏宇第一次亲他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知力度把他的嘴咬伤。

小狼狗。




1997年/津港长丰区

今天三十六岁的关宏宇惯例的接十六岁的关宏峰放学。
他领着少年关宏峰往小路走,走进津港二中校门旁巷子里就见到一群流里流气的学生把一个男生堵在巷子里。

要说堵人这事关宏宇也没少做过,但他都是以江湖道义为由而不是以收取保护费为由。

三十六岁的关宏宇提着少年关宏峰的书包带站了会,无意一瞥瞧见了被人堵墙边挨打小子的模样。

看着极其眼熟,可又觉得对方哪些地方不太对劲,记忆告诉他不该是这样。

挨打的男生一边挨打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一句:“妈的一群孙子!”

这一嗓子嚎出来,再把样子一对照,关宏宇总算是明白这倒霉小子是谁了。
——周巡。

他是从没想过和他打架都不一定会输的周巡,在十几岁的时候居然会是个挨欺负的家伙。

“宏宇,你认识他?”
“二十年后认识这完蛋玩意,哥,我劝你离他远点。”

那段发自肺腑的“十五年”相遇的话语还牢牢印在他关宏宇心底里呢。

到底是有交情在,关宏宇也实在是看不下去周巡挨打的戏码,他对着身边的少年关宏峰突然问道:“哥,有口罩没?”

少年点点头,从关宏宇拎的书包最外层摸出一个医用口罩递给关宏宇。
关宏宇笑嘻嘻的接过熟练的往脸上一带,只见他把少年关宏峰的书包砸向站的离他最近的混子身上。

混子被砸的一个踉跄,嘴里骂了句脏话回头看去,就见一个戴着口罩的高个男子还保持着扔包的动作,再仔细看能发现口罩都遮不住的刀疤。

“兄弟你这么不地道吧?”

“没什么地道不地道,我就是看不过你们欺负人,我就过来给地上那哥们帮个忙呗。”
关宏宇笑着说出这句话。

对方也不过是十几岁的校园混子,或许是怕了关宏宇脸上那道社会的伤疤,最终还是悻悻离去,临了还不忘再往墙角少年的身上踹上一脚。

真没趣。
关宏宇撇嘴这样想到。

坐在墙角的少年周巡就见这救了自己的刀疤大叔冲到了自己面前,蹲下身子像是要掺扶他起来。

只是像是。
这个刀疤大叔最终的目的是捡起地上那个书包,一边给书包拍灰一边给他身后的少年道歉,嘴上说着什么哎呀哥我保证把你的包弄干净别急别急。

哥?
合着这个刀疤大叔也是个傻子吧。

少年周巡撇撇嘴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今天的他太背了,原本和其中一个小子约架,哪晓得那家伙又叫了群朋友过来。

真孙子。

“打的可真惨啊小孩。”关宏宇看向少年周巡说出这样一句话,少年周巡瞥他一眼似乎还在质疑他否智商正常。

“那是因为那个混蛋不按规矩喊了人,要是一对一我可输不了。”

关宏宇挑眉不回应,少年周巡觉得这个刀疤大叔是不信他说的话于是梗着脖子脸颊通红的极力解释。

得到的是关宏宇摆了摆手,说话前看了眼身后穿着校服的少年关宏峰:“不和你多说了,我要和我哥回去吃饭了,饿着我哥可不行。”

关宏宇转身往前走。
一、二、三,转身。

“记着今天帮你忙的是关警官。”

三十六岁的关宏宇一手插兜一手向少年周巡晃了晃。

关警官?这样的人要是警察的话那还真是警界毒瘤。——来自少年周巡。


“我记得你说过自己不是当警察的吧?”
“对啊,我这是在膈应他,希望二十年后的周巡还能记得这事吧。”

“有过节?”
“算有吧,这小子二十年后逮着我不放,也爱缠着... ...”关宏宇说到这顿了顿又说“要不咱们临时改改目标不当警察了怎么样?我看这样周巡还能不能天天缠着你喊老关。”

好好说着话忽然就孩子气起来。
十六岁的关宏峰没忍住轻笑起来,关宏宇瞧见少年笑了便也会意一笑,用左手牵起少年的右手。

“回家的吧哥,今天真是在回家路浪费太多时间啦。”

评论(49)
热度(341)

© YOKOAK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