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AKAN

【双关衍生/小白X邰林】残页

衍生篇 ←本篇衍生论坛体
OOC严重/私设严重/小学生文笔
泼狗血剧情/文名与内容无关/烂尾烂尾烂尾
CP:小白X邰林



1.
邰林在街边碰见了个贩卖盗版碟的小贩,他拧着眉几步走去,小贩听见脚步声以为是看碟的客人还连忙招呼了几句。
刚招呼了半句,一抬头认清来者模样,就把后半句话给咽了下去,翘起唇角,眉宇之间腾起笑意。

“哟邰林呀。”

2.
邰林和小白是警校同学。

邰林对小白的最初印象只是有人打听他是不是还有个双胞胎兄弟也在警校读书。
尽管那时对小白其人有所耳闻却一直没得着机会碰面过,再之后也常能听到学校通报批评里会有他的名字。

他的室友还煞有其事的用手肘捅下邰林的腰,笑嘻嘻的说,诶你兄弟又犯事了。

时间长了邰林甚至都懒得反驳。

偶有在学校路上撞见过小白,只是对方常常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笑风生,与他擦肩而过,仅是一瞥见他模样,意气风发,这都让邰林心下暗叹长的可确实像。


大二上学期刚开学的那个九月,两人有了真正的交集。

那天晚上九点一刻邰林前脚从图书馆走出来,立马就被拎进办公室劈头盖脸一通臭骂,他从暴跳如雷的老师的只言片语中得知有人举报他翻墙出校。

邰林抬眼看着因恼怒而满脸通红的老师,他低声坚定说道:“老师不是我,我一直在图书馆,您可以去问图书馆的老师,我想他能为我证明。”

老师冷笑一声,又要发作之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打开。

那人自如的走进办公室,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又往回退了两步抬起手敲了敲门。

补上了敲门的步骤之后,他嬉皮笑脸的走到了邰林身边。

邰林闻到身旁传来的极重的酒味,熏的他头痛的厉害,他拧起眉不适的扬起手捂住鼻子,侧目而去,正巧对方也偏转过头看向邰林。
他顺势向邰林丢去撩人的媚眼。

——小白。

“老师,我听说您今天抓错人啦?”



3.
其实小白早就注意到那个叫邰林的人。

那天的天气并不好,从天刚泛白时便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小白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一手托腮歪着身子听着那站在讲台上的老师讲课,他眼神的余光瞥见了坐在他下排那个正襟危坐的少年。
明明天气幽暗可偏偏在那样阴沉沉的环境下,倒是将邰林的五官勾勒的更加立体。
 
还挺好看的。小白撇撇嘴这样想。

虽说他们两人长的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夸邰林好看也相当是变相在夸奖他自己。

哎呀,是不是有谁和他说过大学一定要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小白眼珠一转伸手拍了拍邰林的肩膀。
“哥们,借下本子。”

前排的邰林头都不回的把本子往后递,这样冷漠的态度让小白挑眉翻了个白眼。
他嘴上说了句多谢,翻开好学生邰林的笔记本,本子上瘦劲清峻的字让小白险些下意识的吹了个口哨。

小白把本子翻到后几页没打上笔记的地方,极其粗暴的撕了半张纸下来,那撕下的半张纸他只是揉做一团随手一丢,倒是对留在本子上那皱巴巴的小半张纸做起文章来。

他拿起桌子上的圆珠笔,寥寥几笔勾画出邰林认真听课时的模样,又在画作旁留了自己的名字。

“哥们,还你笔记本,谢了啊。”
邰林再次只是向后伸手头也不转的接过本子。

真冷淡。



4.
突然的从人群中有一个特殊的逆向而行的人,本来逆向的人也有可他确实却最神色匆忙的也是脚步最快的一个,同样的其他人的头发都是整齐的一丝不苟只有他的有些乱糟糟的,只听他喊了句:
 
“邰林!”
 
走在前方的一个年轻人身子顿了顿也只是这样他又继续向前前行,只是脚步速度都有放慢,很快的他的肩膀被那个喊着他的逆行而走的年轻人给搂住了,他的身子被猛地冲击弄撞得摇晃了下。
 
“邰林你怎么走的那么快!”
“等你的话一定又要迟到了。”

小白和邰林因着上次的乌龙事件而真正的认识起来。

翻墙吃夜宵的酒鬼小白在挨骂之后仍是乐呵呵的跟邰林一块出了办公室,两人一前一后。
小白盯着两人被路灯拉长的影子,煞有其事的伸出脚特地去踩邰林的影子。
玩的入了神,没留意走在前头的邰林停下了脚步,直接就栽向邰林的后背,撞的他酒醒了大半。

小白龇牙咧嘴的捂着脑袋,一抬头就见邰林皱着眉看着他,眼里写满了嫌弃。

忽然他就扑向邰林亲昵的揽住他的肩膀。
“哥们别气,我请你吃个饭赔罪你看行不?”

一边说着话一边故意往邰林耳边吹着热气。



真是拿醉鬼没办法。



5.
已是秋季阳光照射在人的身上倒是让人觉得恰好温暖,甚至会产生些倦意,一忍不住就开始打哈欠。

也正因天气舒适,今天的晨练训练任务比往常加重了些,连着跑了比前些日子多了几倍的圈数,多数人都显得有些体力不足。

邰林就是其中之一。

他随意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一抬眼就见小白还站在那里,脸上泛着因大量运动而产生的潮红,额头上也沁出汗珠可是他的喘息却是平稳。

这小子高中是田径社的,又是市长跑冠军。
别人开玩笑问他怎么不当运动员去,他还嬉皮笑脸的答道给大方的别人留口饭吃呗。

他正这样放空的思考的时候,有什么遮住了阳光,邰林这才反应过来半眯着眼睛仰起头喘息着看着挡住了光线的人。
——小白。
 
小白翘起嘴角冲着坐在地上的邰林伸出了手,邰林瞧见他的手掌纹路清晰也有着因练习枪支而留下的老茧。
他握住了小白的手。
 
小白的手因为刚刚的运动而有些发烫,小白往后退了一步,稍加施力就将邰林整个人就这样拉了起来,一时腿软的邰林还不平衡的踉跄了几步一个跟头栽倒了小白的怀里,这样猛地冲击力也使得小白不止的往后退几步。
 
最后邰林是以一个和他长相一样的小白搂在怀里的画面结束了那场晨练。



6.
“嚯,小白你整天和邰林腻在一起,你这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但是你俩长的一样,你说这算不算是那个周学妹说的水仙?”

“放你妈的狗屁。”



“我喜欢他只是因为他是邰林。”



7.
小白和邰林约好毕业典礼前一天就一起翻墙出去吃夜宵。

这可是小白费尽心机才让正直的邰林答应下来的。


8.
小白大四开学那天没来学校报道,邰林在校门口从早上一直等到校门关上的那一刻。

小白从此消失匿迹,仿佛人间蒸发。


9.
警校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晚上,邰林一人翻墙出去吃了夜宵,履行了本该两人一起履行的约定。


10.
“大四那年为什么没来报道。”
“就是报道前一天突然领悟自己不是做警察的料子。”

“胡说八道,小白说实话。”
“... ...我没办法告诉你,但是邰林你只要记着我是好人就行了。”



11.
邰林总是往小白常出没的卖盗版碟的地方去,穿着警服也好,穿着便服也罢,总是习惯性的就往那走。

小白见到他也总是冲他笑笑再故作油腻的喊声,邰警官。

明知小白在贩售盗版碟,一向正直的邰林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他所作所为刻意忽视。

只是因为小白说的那句我是好人。

这些正直正义到了小白面前忽然就烟消云散。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见过他,所以对他格外宽容吧。邰林在心中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下了这样的定论。



12.
一天夜里正在值班的邰林正看着空荡荡大厅出神时,有人披着夜色推开了派出所的玻璃门。

时下流行的格子衬衫,墨镜随意的挂在领口,脸上挂着痞气的笑容,这人不是小白还能是谁。

他随手拉开邰林桌子前的凳子,晃晃悠悠的坐在邰警官的对面。

“报案?”
“不是,我是来袭警的。”


说罢猛的探过身子,一双手扯着邰林整理整齐的衣领,就这样深吻下去。
邰林一瞬间眼神涣散,脑内万物万事尽数化作虚无,所有想说的话只落得一句:“你疯了?!”

‘袭警者’哈哈大笑起来。
“我怕下次没机会啦,邰林一定要原谅我啊。”



13.
小白已经有半个月没出现。
就像大四那年一样的销声匿迹。



14.
小白死了。

这是邰林从队长那得知的事情。
他终于知道小白大四那年的消失,是去执行学校所发配的卧底任务。




怪不得他说怕下次没机会了。



15.
邰林从队长那拿到了一个星期的休假。
他在自己的书桌里翻出了一本警校时的笔记本,明明记得上完一次课后就找不到了,现在倒是忽然又出现了。

他往后翻着书页,忽然就翻到了那画着他人像的半页纸,还有画像旁字迹潦草的小白二字。



16.
邰林带着那本笔记本去了小白的墓碑前。

墓碑上男人的照片还是在大学的时候照下的,稍显青涩模样,一身警服不苟言笑,这样看来倒不太像小白倒更像是前来祭拜的邰林了。

邰林抬起手搁在冰冷的墓碑之上。

“我知道你是好人。”


“我原谅你。”




17.

“这辈子不谈恋爱,下辈子不当警察。”

评论(35)
热度(195)

© YOKOAK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