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AKAN

【双关】十六与三十六「7」

今天爆肝敲完了《残页》的衍生篇,又更新了1636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喜乱舞肝很疼。
我觉得我要因为《残页》及《残页》的衍生篇被你们砍死了qwq

欢迎看《怎么办我被自己绿了,在线等!急!》第七章(才不是

OOC有/小学生文笔
跳脱狗血剧情/私设严重





7.
1997年/津港长丰区

关宏宇耷拉着眼一手支着下巴坐在弄堂口眼巴巴望着外头。
经过上次见义勇为勇救少年周巡事件之后,少年关宏峰突然提出让关宏宇别再接他下学的要求。

三十六岁的关宏宇是什么人。
是在二十年后能替关宏峰背黑锅坐牢的人,把关宏峰看得比命还重的人。

他当然是答应下来。

转眼到了第二天早晨,关宏宇睡眼惺忪的端着牙杯嘴里咬着牙刷,懒洋洋的拖着拖鞋跟在要出门的少年身后,就在少年长腿迈过门槛后,少年又转过身认真的叮嘱关宏宇千万别再接他下学了。

这样一句叮嘱让关宏宇一激灵清醒过来,牙刷都忘了咬紧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哎别介,接你放学这事又累不着我,就这点路我就当遛弯呗。”
“就这点路我也能自己回来,以前也是我一个人自己走的,再说你昨天答应我了。”

这是青春叛逆期到了?
关宏宇撇撇嘴如此腹诽,眼瞧面前这个小大人俨然不给他商量的余地,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不顺心的说了句那成吧。

他又弯下腰把在地上滚了一圈惹了一圈灰的牙刷捡起又塞进自己嘴里,继续自如的刷牙,这个动作让少年关宏峰愣了愣。
关宏宇抬眼见到少年惊愕的目光,心想自己十六岁的时候也不是太爱干净的主,捡个脏牙刷刷个牙犯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宏宇,牙刷脏了别塞嘴里了。”
“不打紧,前两年在牢里比这更脏的都用过。”

在牢里。
三个字,让少年关宏峰第一次萌发出只要弄清楚这件事情迟到都是无所谓的心思。

“为什么坐牢?”
“秘密,要是未来的事情都被你知道了,那未来还有什么意思。”

关宏宇眉眼弯起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他低下头一点点凑近少年的脸颊,指尖稍加用力抵住少年的额头,脸与脸之间仅相隔一根手指的距离。

“好啦,快点去学校,我的好学生。”

是用的薄荷味牙膏,十六岁的关宏峰下了这样一个结果。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十六岁的关宏宇心不在焉的斜躺在沙发上,眼睛瞥向墙壁上的时钟。
他在等三十六岁的关宏峰回家。

他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袋疼的要命,头重脚轻昏昏沉沉,勉强晃悠到客厅的时候正巧遇见关警官,穿戴整齐一副要去警局的模样,他看了关警官一眼,最终将目光停滞在对方被咬破的嘴唇上。

忽然昨晚的一切在他脑子里像加速的电影一样在他脑子里掠过,除了关宏峰的那句话,他那个急切的亲吻,独独这个片段是以正常的速度更甚至是放慢的速度在他脑子里翻来覆去,嘴唇柔软的触感、温热的吐息,还有那双写满认真神色的眼睛。

清晨七点三十五分,二十年前的津港扛把子关家小霸王大脑烧坏冒烟中。

万万没想到,十六岁的关宏宇和十六岁的关宏峰闹别扭,和三十六岁的关宏峰却进展飞速。

时针指向数字7,分针转向1时,传来锁芯转动的声音、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门开的声音,这一系列的声音发出之后坐着的少年关宏宇紧张起来,手足无措,他甚至想去镜子面前摆好一副合适的表情再继续坐回去。

明明是昨晚亲吻的始作俑者,此刻却惊慌失措。

关宏峰进门后看到少年身体僵直的坐在那,头扭转过来时,一卡一顿,脸上挂着僵硬的假笑,像极了卡通片里才会出现的滑稽情景。

“身体不舒服?”
“没没没。”

关警官在他身边坐下,拿过电视遥控板把电视台放到中央一台,准时收看新闻联播。
他目光搁在电视屏幕上听着主持人说的开场白。
“自己做的事,今天怎么还害羞上了?”

关宏峰与关宏宇可是相处了三十六年的人,即是亲人又是爱人。
对方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背后所代表的意思两人几乎都是能立刻领会,再加上之前那半年的同居生涯,几月的互相扮演对方。

两人简直熟悉到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虽然三十六岁的关宏宇在得知那件事真相时,发自内心的觉得关宏峰离他太过遥不可及、深不可测。

“哪害羞,我就是昨晚没睡好。”
“昨晚打呼噜磨牙了。”

少年梗着脖子绞尽脑汁实在是想不出反驳的话。
他看见关宏峰轻轻扬了扬嘴角,似乎是笑了,他一愣随后低垂下头回想起昨晚嘴唇的触感,也跟着关宏峰一起笑起来,这个笑容发自内心也自然太多。

他碰了碰认真看新闻联播的关宏峰的手。
关宏峰转过头,对上‘小狼狗’亮亮的眼睛。

“我现在能亲你吗?”


小狼狗脑门收获一个力度不轻的脑瓜崩。




1997年/津港长丰区

少年走到胡同口,一眼望去就看见他家三十六岁的‘大狼狗’和几个邻舍正在唠嗑。
他一靠近,聚在一块的大叔们齐齐抬起头看向他,那些邻舍友善的和少年关宏峰打了招呼,无非就是说着,“下学啦”这一类的话。

原本也只是这几句,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提起了句:“宏峰,你这叔叔还挺有意思的呀。”

叔叔?少年立刻将目光瞄准在挠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关宏宇身上。
大抵是关宏宇向来承受不住三十六岁关宏峰的目光,连带着现在十六岁关宏峰的目光他也无法承受,他挠了挠自己的鼻尖讪笑起来。

关宏宇原本懒散散的坐在胡同口眼巴巴的盼着自家的十六岁的哥哥赶紧回来,后来身旁来了群附近的街坊邻居,他们多看了几眼关宏宇,关宏宇顺势附赠上友善的微笑,对方更是顺势就和他唠起嗑来。

非常关心他为什么和胡同里姓关的那家人长的那么像,又是什么关系。
谁说大老爷们不爱聊八卦。


关宏宇是什么人,他编瞎话的功力也是一流。
他立刻就回答道:“我是他们那家人的远房亲戚,知道他们家那俩双胞胎吧?我是他们俩的远方表叔,他们喊我声白叔,你们喊我声小白就行。”

等到关宏宇跟在少年身后回到自家院子里时,走在前方的少年冷不丁冒出一句:“怎么编了个表叔身份,还给自己取个小白这么个名字?”

‘白叔’冲着少年的背影眨了眨眼回答:“哥,你看过《蜡笔小新》吗,里头主角养的狗叫小白。”
他听见少年关宏峰瓮声瓮气的又说:“怎么取个狗的名字。”

“挺有趣的,不过我顶着你白叔这个身份倒是从他们嘴里听到了些事情,又一次直观的感受到邻舍心目中的关宏宇与关宏峰了。”

三十六岁的关宏宇听着1997年的人说着那些十六岁自己的故事,太让他觉得有趣,他甚至还附和这些邻舍随口就说出一句,对宏峰是个乖孩子,宏宇太难教了。


关宏宇把饭煮了起来,离着开饭还要半个小时。
他一个人在家里真的是无聊的厉害,到处翻箱倒柜寻找稀奇玩意,就像现在他不知又从哪个角落里翻出套跳棋出来,跟个大小孩似的缠着少年关宏峰来玩一局。

少年看了眼桌上搁着的跳棋,又发现关宏宇一脸期待的望着他,少年将作业放在一边答应陪关宏宇玩上一盘跳棋。

“哥,那咱们说好了,要是谁输谁就答应替对方做一件事。”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好。”

此时技能点全点在学习上的十六岁关宏峰,自然是玩不过自诩游戏高手的三十六岁关宏宇。
一盘游戏很快就定下输赢,少年面对自己输的极惨的结局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说吧,宏宇你要我做什么事情?”



“我要你喜欢我。”


今天三十六岁的关宏宇依旧在锲而不舍的撩十六岁的关宏峰呢。




2017年/津港长丰区


这还是少年关宏宇第一次和关宏峰来到大型超市。
先前吃完饭关宏峰说要带他出去时,他还担心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怎么说也不愿意出去,只见关宏峰把自己的智能手机从上衣口袋摸出丢进少年的怀里。

“屏幕上划那个手电筒标志就是手电筒,手机交给你了。”
这是什么意思呢?少年越想越觉得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他将手机紧紧握在掌心。


2017年的超市和1997年的超市早已大不相同,看的少年眼花缭乱,这下子孩子的心气模样是彻底显露出来,他在零食区来回徘徊,拿了这份又割舍不下那份。
关宏峰站在为了零食而感到苦恼的少年关宏宇身边,拿过他手中那两份零食全数丢进推车里。

“喜欢就买,以前也没见你和我这么大方过。”
“警察工资那么高?”
“让你吃些这些东西钱我还是有,喜欢什么东西就买吧。”

后半句话少年听了进去,他忽然将手搭在推车之上。

“我有一件特别喜欢的,我能不能也买走?”
“想要买什么?”

少年毫不犹豫,目光坦荡:“你。”


今天十六岁的关宏宇依旧在锲而不舍的撩三十六岁的关宏峰呢。

评论(27)
热度(339)

© YOKOAK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