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AKAN

【双关】扯淡酒馆「2」


失眠的我酷爱段子(不是
原名-唠嗑扯淡

恶搞向/小学生文笔/非常短小
大杂烩混乱向/伪·全员向/OOC严重

CP:双关/小白X邰林/房遗爱X许仙

*全篇为退役警察现酒吧老板小白口述


1.
好久不见。
我还是你们的小白店长。

前两天过的不太顺心,主要就是因为前两天我家小邰警官和他曾经的绯闻女友去吃了顿饭。
他曾经的绯闻女友是什么人?
是个挺漂亮的话剧演员,但是没我个子高没我身材好没我能哄小邰警官高兴。

嚯什么叫做我在吹捧自己,我是在说实话行嘛。

就因为他俩这一次的饭局我单方面对我的小邰警官进行了冷战,第一次主动睡在客厅的沙发床上和家里的小白狗抱在一起悲伤度夜。

沙发床?
你看看我上一次的记录,我上一次偷喝啤酒被关在门外后的第二天我就去家具城搬了张沙发床。

说起来那家店名叫宏宇家俱店(注:1)

我的小邰警官察觉到我的冷漠可怜凄惨,就坐在我的沙发床上和我认真探讨关于他与曾经绯闻女友的关系。

我表示不听不听小邰念经。
他觉得我这人太斤斤计较,不过是一次聚餐而已。

聚餐而已。
我反问他那我现在出门去敲小黎的家门约她出去聚餐,他是个什么想法。
他立刻说不出话来。

小黎是谁?
嗨呀就是我的曾经绯闻女友,是一女警官。

我们俩僵持了一会,我抱起我的小白狗穿着人字拖夺门而出,留下一句我去找小黎吃饭了。

他喊了声我的名字。
我没搭理他管自己出门了,嗨嗨嗨什么叫做我渣男,我只是带着狗出去遛弯而已,顺便刺激一下我的小邰警官。

我也没敢往远的地方走,就在家的周围绕了圈,顺手又买了包烟,最近小邰警官资金扣的紧我只买得起一包八块的红双喜。

晃着我的红双喜往家门口走,我家狗突然叫了起来,我一看,嘿在家门口坐着的不就是我的小邰警官嘛。

狗直接扑他怀里去了,他惊愕的看我一眼。

“你不是去找黎警官了?”
“没去,我就随口一说让我的小邰警官也知道一下那种憋屈死人的感觉,再说和她吃饭能比和你吃饭香?”


今天的我依旧睡在沙发床上,抱着我的小邰警官。


2.
上次那个发型奇怪的哥们今天又来了。
陪着他的还是那个的语气特张一山的朋友,说实在的就这不离不弃的陪伴,我看这俩就挺合适的。

“小汪你让我去追那个任迪,这姑娘怎么就对我态度那么差呢,你看看她当时对老关,不对,是假装老关的关宏宇以及老关的态度那么好,到了我这就骂我是税金小偷。”
“我可去他妈的税金小偷,我可是正义的津港长丰刑侦支队队长周巡!”

我看津港长丰刑侦支队怕是要完。
这届警察不行啊。

“诶诶诶师傅!别掀桌子!老板又盯着咱俩呢!”

别害怕小汪同志,我今天没用死亡凝视,我用的是赔偿巨额金额的眼神。

“我说师傅您去追姑娘态度也好点,一副要扫黄的样子进人家酒吧,人家可不得对你态度差嘛。”
“不追了!不追了!反正小汪你陪着我。”

嗯?
周队你终于看清楚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了嘛,要是你俩能成那我今天就不要你俩酒钱,再附赠两杯黑方好了。

“这... ...师傅我好不容易和赵茜处上对象... ...”

别说了。
我给叫周巡的小子续了一杯酒,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今天免你酒钱,再免费续杯,再额外送你一份果盘。”

我的心真是太好了。


3.
我觉得我这家酒吧都不来什么正常人。
这不是今天又一家伙趴在吧台上哭哭啼啼的喝着酒。

原来我这种酒吧还能让你们来买醉吗?

这小哭包哭着哭着又抬起头和我碎叨起来,别的没记住,光是记得一句,“我能有什么法子。”

哎呀头痛我最不会对付醉鬼了。
我和他一样没法子了拿了份果盘免费附赠给这个小哭包,他吸着鼻子往嘴里塞橘子瓣吃。

太可怜了。

我就脑子里弹幕刷屏太可怜了四个字时,来了清清秀秀特儒雅的男人,他一脸着急的进来找小哭包。

好嘛这小哭包和我说话的时候哽咽的也不利索,见着这个男人连说话都利落起来。

区别对待,我想收回我的果盘了。

“许仙,你到底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 ...”

儒雅男人迟疑一下回答不出来,小哭包又立刻挂下眼泪继续委屈的吃橘子瓣,一边吃一边还抱怨我家果盘橘子味不好特别酸。

那你吐出来。
我这个老板起早贪黑去批发市场我容易?

“… …我愿意。”
三个字一说出口,小哭包立刻止住眼泪,这脸变得比我在四川看的变脸还要厉害。

小哭包也不要吃我的果盘了,马上牵着儒雅小哥的手就往外走,依稀听见他说什么去哪家哪家酒店。

… …
现在的哭包这么厉害的吗,看来是我小白太久没去正经场子混没见识了。


4.
还记得上次说的那个吹捧自己哥哥特厉害的那刀疤兄弟吗,他又来了。

一同上次一样又抱怨了一次我家酒吧怎么还没加上舞池和DJ。
我和他说:“前两天和家里那口子闹架,好不容易两人又和好了,哪来的及提这个要求。”

“真可怜。”

他说着给我丢了根黄金叶烟。
我接过烟想起自己八块钱一包的红双喜,心情万分复杂,你说如果我在床上卖力点会不会涨点零花钱?

“有钱人抽黄金叶。”
“不是我买的,是一搞科研的朋友送的,第一根就交给你了。”

点燃抽了几口,吞云吐雾之间仿佛看见了二十年前的我家小邰警官,要命什么时候黄金叶还有至幻功效了?(注:2)


“最近和你哥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就老样子呗,跟老夫老妻似的过日子,前两天我生了病可能是烧糊涂了,死活要我哥给我做饺子吃,结果我哥还真的给我包了饺子煮给我吃。”

“听上去挺感动的呀。”
“感动是挺感动,但我哥那手艺做出来的饺子也真的是难吃届的一绝。”

“听你这么说你还挺嫌弃的,没吃完吧。”
“没,全吃了,我哥的心意哪能浪费。”

行吧开个酒吧还要吃狗粮。
我给刀疤兄弟送了一份果盘,没别的意思就觉得被他喂狗粮意外还觉得挺有趣的。

5.

月底算了算账。
这个月我在果盘支出上比上月高出一倍。

6.

小邰警官问我要不要考虑把酒吧改水果店。




注:
1.来自“甘楽LJ”在loft上Po出的宏宇家俱店一图。
2.强行与《十六与三十六》有所关联。

评论(9)
热度(139)

© YOKOAK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