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AKAN

【双关】过境


熬夜使我秃头。
用着糟糕的文笔又敲了一篇短篇,我好像老偏向关宏宇的角度来写文,罪过罪过对不起我的宝贝哥哥qwq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私设有/题目与内容无关




1.
“关宏宇和关宏峰就是爱情。”




2.
关宏宇和关宏峰两人全是长丰一中的学生。
关宏峰以高分考入一中一班,关宏宇以低分压线考入一中七班。

一头一尾。
一班的班主任成天拍着讲台,唾沫横飞激动的告诉底下的学生他们的目标是全国最好的学校。
七班的班主任成天敲着黑板,苦口婆心的劝说底下聊天玩闹的学生他们的目标是全科目及格。

关宏峰是学生会的纪检部的一员,每个星期五都是身带臂章站在校门口记录学生迟到情况。

周一到周四纪检部到成员都被关宏宇的小恩小惠给收买下来,对他的迟到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轻巧放过。

但每周五作为关宏峰的亲生弟弟关宏宇都会被关宏峰无情的拦下,瞥一眼脸上写满生无可恋的关宏宇,冷漠的扣下他的校牌,记下他的名字。

眼瞧迟到被记次数都要能再收下一张处分单了,关宏宇心想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他趁着周六进学校打球的时间愣是把围墙绕了一圈,总算是找到了面上头没多少碎玻璃竖着的墙。

到了新的周五,他一如既往的迟到,这次他脚步一转溜到了先前看好的那堵墙那里。

他先是甩着书包带把书包直接丢到了墙后,至于爬墙这事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他轻巧利落的翻上墙。
正得意的不得了时,他手掌刺进几片残留的碎玻璃渣。

“妈的。”
关宏宇骂骂咧咧的跳下矮墙,弯下腰找自己的书包,书包是没看到,倒是看到拎着他书包的关宏峰。

少年连忙换上嬉皮笑脸的模样,把右手往身后背去,脸上冷汗直流却强忍着让自己继续翘着嘴角。

关宏峰目光搁在关宏宇背在身后的右手。

“右手伸出来。”
“别看我右手,我给你看左手行不?”
“右手。”

少年撇了撇嘴无可奈何的将右手握拳才抬到关宏峰的眼前,只需一看就能发现他的指缝间的猩红。

关宏峰强硬的拉过他的右手,用力的掰开少年的手指,落入眼底的是黏腻的猩红还有卡手掌肉中的玻璃渣子。


关宏宇还努力在笑。
关宏峰却拧起眉头。


“我带你去校医室。”
“下次别翻墙了,我不记你了。”


之后的关宏宇或许周一到周四会有迟到的情况,可周五他再未迟到过一次。


3.
长丰一中的校园红人是谁?

一班的关宏峰,七班的关宏宇。
一个是老师眼中举世无双的好学生,一个是学校混子眼中仗义无比是好老大。

关宏宇这种痞气十足的劲也特招女生喜欢,有一样不学无术的小太妹,有书卷气十足的乖孩子,前者都是当着关宏宇的面袒露心意,后者则多数连和关宏宇搭话都不敢。

关宏宇一直拿着特多女生喜欢他的事在他哥面前炫耀,又加以挤兑几句,虽然常常只会得到关宏峰的一记白眼。

直到一天下学,关宏宇没正形的咬着根烟倚在一班后门口数着数字,等着关宏峰晚自习的结束。

好不容易结束了漫长的等待,他脚边都已经散落了四五个烟蒂。
少年习惯性的活动自己的脖子,听见骨头扭动的声音便觉身心放松,他转过身子面对走廊,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烟圈升起之际,他透过烟圈看见自己的那位哥哥站在了班级门口。

在他身边站着一个女生。
扎着马尾辫,笑起梨涡,稚嫩的脸上露出羞涩的神色,她双手盛着一封信以郑重的姿态递交给关宏峰。

关宏峰收下了。
关宏宇把才抽了几口的烟丢在地上,星火未灭,他连用脚碾烟的动作都没有做出。

“这烟真他妈难抽。”


回家路上关宏宇走在关宏峰的身侧,目光时不时瞥向关宏峰手中捏着的那封信。
他都能猜到信中写了多少让人脸红的绵绵情话。


“哥,了不得呀都有爱慕者了,我看那姑娘长的还行挺标致的,笑起来又有虎牙又有梨涡,要不要你的情场老手弟弟来帮你回这封情书?”

他脸上带着酸涩的笑容,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说话语气的刻意。

“不用了,我明天会把信还给她。”

“不回信... ...不和她处对象试试?”
“嗯,不谈。”

关宏宇忽然如释重负,就连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4.
其实在关家最早打耳洞的人不是关宏宇,而是关宏峰。

别看他总是一副读书为重的乖孩子模样,实际上却非常的喜欢摇滚乐,甚至可以用痴迷两字来形容。
连关宏宇作为关宏峰的亲弟弟了解到这事的时候,可也是花了一礼拜的时间才消化下去。

他甚至都没想到他哥居然会突然叛逆的打了个耳洞。
他盯着关宏峰朋克十足的耳钉不断咂嘴说了句:“哥,你以后是不是想当关宏宇不想当关宏峰了。”

关宏峰被他炙热的目光没忍住摸了一把自己的耳钉。

“再下去我都觉得以后你要做关宏宇,我要当关宏峰啦。”

“整天瞎扯淡。”


关宏宇那天傍晚也兴冲冲拖着关宏峰去了打耳洞的摊子,给自己也带上了朋克风的耳钉,走在路上别瞧多嘚瑟了。

等到了晚上两人齐齐被关母揪着耳朵臭骂一顿,先是说关宏宇整天就想着在自己身上弄几个洞再画几个纹身,又说关宏峰怎么和关宏宇那小子学坏了。
说到这话锋一转又把矛头指向关宏宇,一个劲骂他怎么把关宏峰都带坏了,连揪耳朵的力度都不断加重。

疼的关家小霸王直呼委屈,疼的眼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至于关宏峰由于关母将所有错误都指向关宏宇,所以成功逃过一劫,在一旁揉着自己被揪得发红的耳朵。

关宏宇泪眼汪汪的看向关宏峰,他看到关宏峰似乎是笑了。


5.
“哥,爱情是什么?”
“爱情是指两个人之间相爱的感情、情谊。”

得到一个搬照新华字典的答案,关宏宇大呼一声没趣,又跑进厨房看自家母亲做晚饭去了,顺便再捎点饭前零嘴吃。

关家小霸王给自己洗了个苹果“喀嚓”一声咬下一块,和他母亲随意闲聊几句,又说几句俏皮话逗关母高兴。

灶台前开了一扇窗户,穿过窗户能看到院子里的风景,一棵不知多少年岁的老榕树,树旁不再崭新的石桌石凳,还有坐在石凳上低垂目光认真翻看老式课本的少年。


关宏宇好像懂了什么是爱情。

当天半夜,他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嘴上咬着手电筒,在一本全新本子的第一页最中央位置,写下一句话。


“关宏宇和关宏峰就是爱情。”



6.
高中毕业之后,关宏峰去了警校,关宏宇去了部队。
关宏宇离家的时候家里人一遍遍的整理行李,看着越来越厚的行李袋,他无奈的撇撇嘴。
他趁着没人注意时溜进自己屋里,从上锁的抽屉里那出一本本子。

在上火车的时候,他背着包领着行李袋,把本子塞进衬衫里。
关母骂他不要读书的人怎么还带本子。
他笑笑没给出回答,给了关母一个拥抱,又抱住了关宏峰,不必担心这样的举动引来怀疑,因为这是在告别。

他在火车上找了座坐下。
抽出那本本子望着第一页最中央的那行字,又想笑又难过。


7.
关宏宇因为很多原因在警局见到过已经成为关警官的关宏峰。
但这次他是第一次因为犯罪的原因被关宏峰逮捕,当手上被扣上手铐的那一瞬间,关宏宇忽然就记起高中那年无情记录下他迟到的关宏峰了。

他其实知道他被亲哥逮进警局是个特丢面子的事情,反正关宏峰在警局的面子被他丢了大半。

贩卖盗版碟,拘留十五天。

行吧。
关宏宇心态特别好的就躺在看守所里,和他同室的人多半是因为小偷小摸被关进去,关宏宇瞧不起这些人。

至少关宏宇还是觉得自己贩卖盗版碟这事比他们光彩。

在进去的第八天,他才又看到关宏峰。
关宏峰穿着警服进了他的那间房间,手上捧着一个保温盒,他在关宏宇边上坐下,关宏宇先是没理他。

关宏峰打开了保温盒,里头的香气弥漫开,勾起了关宏宇胃里的馋虫。
他说:“宏宇,我给你带了饺子,趁热吃。”

关宏宇立马服软了。
他狼吞虎咽的吃着饺子,时不时还问关宏峰要不要来一口,关宏峰无声的摇摇头拒绝了。

一碗饺子解决的很快。
关宏宇满意的打了个嗝,忽然冲着关警官笑起来,一双眼睛亮的厉害:“哥,你高中的时候不是也喜欢那个搞摇滚的崔健吗,我搞来了他演唱会的门票,你再等我一礼拜,我出去了就拿来给你啊。”

“你哪来的钱买的票?”
“我这不是在做小本生意嘛,虽然被您无情的阻碍了我的生意经营。”

关宏峰沉默了很久,他一直一直盯着关宏宇带着手铐的双手。


8.
关宏宇戴着白手套躺在沙发上,天花板的吊灯灯光让他眩晕起来。

从贩卖盗版碟的小贩到罪无可恕的杀人犯。
他关宏宇可太有出息了。


9.
谎言、欺骗、布局。
无论如何最终的最终关宏宇还是义无反顾选择了关宏峰。

10.
关宏峰从抽屉里翻到一本本子。
明明是特老式的本子却被本子的主人保存的很好,干净整洁,一点翘起的折角都没有。

他翻开本子的第一页。


“关宏宇和关宏峰就是爱情。”







评论(5)
热度(262)

© YOKOAKAN | Powered by LOFTER